Performance-based Compliance

前几天在看一些法规的资料,资料中说道“Performance-based Compliance”。这个东西是什么?我从没听说过。所以网上找了些资料,主要资料是ICAO的Doc 9976 Flight Planning and Fuel Management Manual :

“Performance-based Compliance”应该翻译成什么网上好像还没定论,我姑且把它翻译成“基于效果地遵守法规”。与其相对的是“Prescriptive Compliance”,翻译为“指令性地遵守法规”。

举个粗略的例子:用“Prescriptive Compliance”时,局方规定航路备份油是10%,运营人照做,运行时也不关心这10%究竟用掉了多少。而用“Performance-based Compliance”的方法确定航路备份油的方法是:局方只规定公司应该增加足够的航路备份油,但是局方不用给出明确的计算方法。公司根据自己的能力(Operational capabilities),选择一些变通(Operational variations)。比如从10%降为3%,或者二放等等。并且在运行中持续监控其效果和安全风险。公司可以平衡安全和收益。

再给一张图来解释吧:

6039

 

如图,为了达到相同的安全水平,有以下几个方法/阶段:

  1. 指令性的方法/阶段:局方规定“做什么”,并且规定“怎么做”。运营人(航空公司)依据规章操作,局方依照规章检查公司的执行情况。
  2. 成熟的方法/阶段:持续监控公司能力,成熟的数据处理、收集、处理、分析能力。安全风险控制,持续提升安全水平。
  3. 基于效果的方法/阶段:确定规章的安全底线,局方规定“做什么”,但是不强制“怎么做”,给公司流出变通的余地。公司选择安全指标,持续监控、测量、减轻安全风险。公司和局方监控安全的效果。

我觉得目前民航处在“社会主义初级阶段(方法1)”,正在“大跃进”式地迈入第二阶段(方法2)。要想实现第三阶段(方法3),我觉得从上至下的各个层级(包括公司),目前都没这个能力和觉悟。

Performance-based Compliance》上有4个想法

  1. 这个概念对目前中国来说过于先进了。
    另外,最近才发现这个博客,感觉飞行的苹果派是个很专业,敬业的人。
    我之前在外航的签派中心工作过,目前也从事相关的工作。
    希望能保持联系,在签派等方面还要多多请教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