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雾,晚班

照例上班之前看看天气,老样子,云底高不够。到了站坪楼,多数飞机都在外场。
巴厘岛:841飞巴厘岛的,机长还赖着不肯走。巴厘岛机场晚上2点要宵禁关闭。起飞后算了一下,1点45分到达。商调问我能不能打给巴厘岛,让他们晚关闭一会。我拨通号码后,对面传来浓重的东南亚口音,对方说的每一句英语我都听不懂。最后我听到“Yes?$%$#% no!$%$% airport @$#$ impossible!”。哈哈,就这样吧,不说了。
三亚:晚上三亚回浦东的航班机长在三亚打电话来,说三亚没有宾馆,要求回广州。虹桥“研究”后,决定要他回浦东,当时浦东一直是vv001。机长不开心了,虽然决定起飞。但是我觉得机长会出花样。果然,飞机正常从三亚起飞后,acars的起飞电报里,目的地机场直接写的是ZGGG,就是说机长根本就没有回浦东的意思。飞机到达广州后,有些旅客还在闹。
胡志明:本来通知838晚点起飞的,但是838还是正常起飞,备降场选的是广州,当时华东地区能落地的机场不多了,而且飞机已经停满。我们一直用acars于机组联系,本来希望晚上虹桥的天气能好一点点,现在似乎不行了,机组最后决定去天津。838飞过上海上空的时候,在甚高频说话的口气还是很平和的,好像做好了去外地的准备。
某货机签派说:“现在浦东能见度325米,垂直能见度46米,您可以考虑备降厦门,或者回香港”。后来我们听说这架飞机着陆了。货机就是牛比啊,什么都敢做。
早上6点半,我一晚上没合眼了。我和剑剑决定出去拿通告,顺便活动一下筋骨。浦东能见度只有50米。空气里可以明显看到水气一片片飘过去。周围没什么人,很安静。像《寂静岭》一样。

发表评论